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育儿

男子为给儿子治病倒卖药品不忍心放弃孩子

2019-02-03 00:00:57

男子为给儿子治病倒卖药品:不忍心放弃孩子

儿子12岁时患上肾病,不仅一直要吃药,到后来还要做透析。十多年来,老杨从没放弃过带儿子治病。不过昨天,他却站在了南京秦淮法院的被告席上:正因为常年带儿子看病,他摸索出了一条“生财之道”,通过倒卖药品赚钱,因此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抓,涉案金额达140余万元。

实习生 陈楠 通讯员 秦研 现代快报 刘旌

开始是给儿子买便宜药,后来就倒卖起药

按照老杨的说法,他倒卖药品初的原因是儿子的病。他的儿子小乐12岁的时候,肾脏出了问题。几年发展下来,小乐不仅要吃药,还要做透析。“一个星期做三次透析,那时还没办医保,一个月就要三四千。”老杨夫妇来自农村,没多少积蓄,起初他都是在医院里开药,后来他听病友说,从其他渠道拿药,价格更低。所谓的“其他渠道”,是指从“药贩子”手里买药。有段时间,小乐吃的大多是这种来路不正的药。

“有个安徽人,他也有肾病。”病友看老杨经常在医院里走动,就怂恿他收药,说不仅能解决孩子的医药费,说不定还能赚一笔。

此后,即使儿子不用去医院,他也会在医院里溜达。“每天早上,我在医院抽血的地方看那些人的脸色,和常人脸色不太一样的,我就问他们有没有剩余的药。”如果这些人说有药,双方就在医院里交易,“比如有一种药,市场价670元,我收的话只要250元,卖出去时赚10块钱。”

老杨除了卖药给那个安徽的下家,也会卖给一些自费的病人。

他被抓时,家里还放着价值十几万元的药

去年8月,“生意”败露,老杨被抓,警方还在他家搜出价值17万余元的药。

昨天,此案开庭,老杨被控非法经营,涉案金额达140余万元。对于案件的基本事实,老杨表示认可。不过,他说自己卖的药都是真的,而做这种事,也都是为了儿子。“他刚得病的时候,我们的钱那够看病呢,都是到处借。”老杨说,他的利润只有1%到3%,赚来的钱基本都花在儿子身上。前几年,老家的房子被征收,他们在南京买了房,儿子的医保才解决。

“他得病这么多年,已经得了很多并发症……”提起儿子,老杨多次流泪说,走上这条路也是迫不得已,“带他看病时,也想过放弃,可我怎么忍心呢。”

辩护律师说,老杨多年前就得了肝病,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,希望法官在量刑时能考虑他的身体状况和案件的特殊起因等。

法院暂时没有判决。

检方:犯罪系生活苦难所致,可酌情从轻

公诉人表示,老杨在没有相关经营许可的情况下经营药品,涉案金额达140余万元,已构成非法经营罪,而且情节特别严重。

不过,鉴于他没有前科劣迹,犯罪动机系生活苦难所致,建议酌情从轻处罚。再结合其他有关情况,检方建议,量刑五年到七年。

据介绍,倒卖药品其实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。

因为这些药品经过层层转卖,流到患者手上时,质量很难保证。而一些对保存条件有特殊要求的药品,在离开医院后,就脱离了它所需要的环境,这可能会对药效造成影响。另外,这些药不是通过正规途径买卖,很难保证不会有人偷偷修改生产日期,使一些过期药甚至是假药泛滥市场。

万一因服用这种药物危害健康,患者想投诉也很难。

(文中人物系化名)

庭审结束后,老杨和妻子简单说了几句话,被法警带离法庭。25岁的小乐站在门口,望着爸爸的背影远去。可能是由于常年治病,他的手指已经有些变形,脸色也十分黯淡。

面对蜂拥而至的,他显得很紧张,双手都不知往那放。“我对不起他。”在他看来,是自己的病拖累了爸爸,“有一次下了大雪,我爸背着我,一路走到医院去看病。”

老杨受审现场

二次构造泵直销价格
直流屏
山东斗式提升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